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赢家 > 服务发起者 >

众筹平台如何工作?志愿者:每周发起三四个众筹才达标

发布时间:2019-05-17 04:0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因为德云社演员吴鹤臣(艺名)生病众筹百万一事,某众筹平台被推到风口浪尖。

  不少人质疑筹款平台审核不严、消费公众爱心,还有媒体曝出利用假病历也能在某些众筹平台上发起筹款。

  目前网络筹款平台很多。这种筹款平台在发起筹款前是如何审核的?德云社事件中的众筹平台被质疑的问题,是否在其他平台中同样存在?

  钱江晚报记者采访了几家网络筹款平台的筹款顾问,并跟访其中一位筹款顾问一天,看看他是如何工作的。

  记者看到,几大众筹平台基本都在各自的官网上都宣称:大病筹款0手续费、一对一筹款顾问免费指导筹款。这个筹款顾问又称志愿者。在众筹平台的贴吧中,除了求助者,最活跃的就是志愿者。

  “我是志愿者,有需要筹款的联系我,免费指导,帮忙写筹款文案,免费帮忙转发。”多数志愿者在发帖中都这么表述。

  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了一位志愿者,他表示,他们是有任务的,“求助者筹款达到一万元算完成一个任务,一万以下不算,所以我们会尽力做,所有平台几乎都一样。”

  “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医院各大病房去寻找需要帮助的患者,了解情况后,协助他们用手机发起筹款。”一家筹款平台的志愿者陈军(化名)说。

  在一个招募某筹款平台的志愿者的QQ群里,这样描述薪资:100元加提成,每帮助一位病人筹款提成100元。

  “其实来医院主要是沟通,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信任问题,让患者信任你和你背后的平台;二是让患者配合你,不要觉得筹款不好意思。”

  陈军表示,发起筹款时,主要是看病人的检查报告单、诊断证明,这些很重要。至于病人的收入证明等没有强制要求。

  “还要写一个筹款文章,就是你和病人聊,他是不是家里困难?怎么困难?为治病花了多少钱?后续治疗费用很高等,然后把这些写出来。配上图片,上传,提交审核,这个审核的速度非常快。”

  陈军说,志愿者也是一个核查人员。“我们和病人聊天的过程会聊到他家里有几套房子,有几辆车。”不过,陈军承认,这只是口头核实,“一般患者也不会隐瞒情况。”

  陈军也强调,并不是有车有房就不能发起筹款,“要看情况,比如家里有一套房子,一辆车,但生病的人是家里的顶梁柱,这个家不是一下子就倒了吗?”

  按照陈军的说法,筹款发起后,是在朋友圈里转发,如果病人对自己的情况造假,认识他的人自然会举报,“一旦有人质疑,我们就要求病人提供证明,如果没人举报,那就没问题。”

  一些贴吧内,认为筹款平台核实不严,自己身边有家境不错的人也在筹款的网友不在少数。对这些质疑,志愿者都表示:如果你发现问题,可以去举报。

  一些筹款平台也在每个筹款链接下声明:求助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真实性由信息发布者个人负责,提示您了解详情后再进行帮助。

  对于这种回复,有网友疑惑:钱是公众在捐,核实也需要公众举报,那你们平台在做什么?中间商赚手续费?

  日前,钱江晚报记者采访到了一位在杭州的某知名筹款平台的志愿者杜勇(化名),跟访了他的一天。

  杜勇做志愿者已经两年多,他们每个志愿者都有定点医院,他平时主要在省儿保,还有另外两家省级医院。在志愿者们看来,需要重点关注的医院包括儿保、省肿瘤医院、浙一以及浙二。“浙一、浙二的志愿者最多,每天能去五六拨,有些病人都被问麻木了。”

  根据公司的要求,杜勇每天要先到医院分发平台的宣传资料。当天,他先到重症监护室等候区分发,分发并不理想,很多患者家属都拒绝了,理由是,“不需要筹款,我们有医保。”

  之后,杜勇带着资料到病房分发。“血液科可能性最大,得了这种病,最费钱。”血液病区、心脑血管病区、肿瘤病区,跑了这三个住院病区后,他将资料分发完。接下来,就是等待是否有人主动联系,“这里我前两天扫过,没啥需求。只能等等看。”

  这期间,杜勇不停接听电话、发微信,“有些之前联系过的外地病人,询问发起筹款,远程指导。”

  虽然,患者可以自己在平台上发起筹款,但杜勇表示通过志愿者发起的筹款,审核速度更快,只要几分钟。“我们有个工作群,把链接扔进去,很快就审好。”

  有时最大的麻烦,是如何说服病人接受筹款。因为很多人会觉得难为情。志愿者陈军曾在朋友圈分享一个案例:一位得肿瘤的大爷开始怕人瞧不起不肯筹款,后来想明白了,面子不值钱,向亲戚朋友借钱会被嫌弃,房子也卖不了几个钱。最后只能贷款治病,到那个时候,病治好了但欠一堆债。筹款,每人10到20元,也就是少抽一包烟而已。

  “我们不仅要活着,还要轻松活着。大家有困难,相互帮助,这是好事。”陈军这么总结。

  “如果家里穷,就重点说没钱;如果他病情很严重,就只描述疾病;如果他家里条件还可以,就不说家庭经济状况,回避开,可以煽情,说说亲情这些。这样即便有人举报,也可以再补充。你也不能说是说谎。”

  “一般来说,我们只帮那些家里真正困难的。但说实话,有些条件可以,可他主动提出有需要的,我们也会帮忙申请。没办法,有绩效考核压力。”按照规定,杜勇每周要发起三四个筹款,才算完成任务。

  聊天中,他主动谈起德云社的事情,“其实这种事太多了,只不过他是明星,所以被曝出来。”

  杜勇还讲了一件他认为更恶劣的事:一位知名企业的老总生病后,他的妻子也在一家筹款平台上发起筹款,短时间内就筹款二三十万,后来被员工非议,才停下来。“他家里有多处别墅,开的豪车,有医保、商保。他只是没有被曝出来而已。”

  杜勇觉得德云社一事中,这样有房有车的人不应该出来筹款,“纯粹是浪费社会资源。”

  “很多重大疾病是有医保的,而且比例不低,有的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但筹款时,很少有人会考虑到医保报销吧。多数人看的都是直接花费。包括我们审核也是这样。”

  杜勇说,有人会购买假病历发起筹款,还有人靠这个发财,“但这些是极端的,多数筹款人的心态是,先筹钱治病,然后不够用了,再卖房卖车。”

  平台审核不严,确实是个问题。以水滴筹和轻松筹为例,都有一个证明人环节,即以求助人的朋友、亲戚、同事、病友等身份来证明事情属实,这个证明只需提交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即可,也不会核实双方关系的真实性。钱江晚报记者在一个众筹互助的QQ群里看到,群友相互之间会要求做个证明。

  “其实,我们是审核很关键的一环,但又有考核压力,就像你又做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这样公正肯定有问题。”

  沉默片刻,他又补充说,“也有人是真的需要帮助的,像儿保这里,很多单亲妈妈,带着生白血病的孩子来治疗。如果是亲戚朋友转发的这种链接,还是可以捐的。”

  因为德云社演员吴鹤臣(艺名)生病众筹百万一事,某众筹平台被推到风口浪尖。

  不少人质疑筹款平台审核不严、消费公众爱心,还有媒体曝出利用假病历也能在某些众筹平台上发起筹款。

  目前网络筹款平台很多。这种筹款平台在发起筹款前是如何审核的?德云社事件中的众筹平台被质疑的问题,是否在其他平台中同样存在?

  钱江晚报记者采访了几家网络筹款平台的筹款顾问,并跟访其中一位筹款顾问一天,看看他是如何工作的。

  记者看到,几大众筹平台基本都在各自的官网上都宣称:大病筹款0手续费、一对一筹款顾问免费指导筹款。这个筹款顾问又称志愿者。在众筹平台的贴吧中,除了求助者,最活跃的就是志愿者。

  “我是志愿者,有需要筹款的联系我,免费指导,帮忙写筹款文案,免费帮忙转发。”多数志愿者在发帖中都这么表述。

  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了一位志愿者,他表示,他们是有任务的,“求助者筹款达到一万元算完成一个任务,一万以下不算,所以我们会尽力做,所有平台几乎都一样。”

  “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医院各大病房去寻找需要帮助的患者,了解情况后,协助他们用手机发起筹款。”一家筹款平台的志愿者陈军(化名)说。

  在一个招募某筹款平台的志愿者的QQ群里,这样描述薪资:100元加提成,每帮助一位病人筹款提成100元。

  “其实来医院主要是沟通,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信任问题,让患者信任你和你背后的平台;二是让患者配合你,不要觉得筹款不好意思。”

  陈军表示,发起筹款时,主要是看病人的检查报告单、诊断证明,这些很重要。至于病人的收入证明等没有强制要求。

  “还要写一个筹款文章,就是你和病人聊,他是不是家里困难?怎么困难?为治病花了多少钱?后续治疗费用很高等,然后把这些写出来。配上图片,上传,提交审核,这个审核的速度非常快。”

  陈军说,志愿者也是一个核查人员。“我们和病人聊天的过程会聊到他家里有几套房子,有几辆车。”不过,陈军承认,这只是口头核实,“一般患者也不会隐瞒情况。”

  陈军也强调,并不是有车有房就不能发起筹款,“要看情况,比如家里有一套房子,一辆车,但生病的人是家里的顶梁柱,这个家不是一下子就倒了吗?”

  按照陈军的说法,筹款发起后,是在朋友圈里转发,如果病人对自己的情况造假,认识他的人自然会举报,“一旦有人质疑,我们就要求病人提供证明,如果没人举报,那就没问题。”

  一些贴吧内,认为筹款平台核实不严,自己身边有家境不错的人也在筹款的网友不在少数。对这些质疑,志愿者都表示:如果你发现问题,可以去举报。

  一些筹款平台也在每个筹款链接下声明:求助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真实性由信息发布者个人负责,提示您了解详情后再进行帮助。

  对于这种回复,有网友疑惑:钱是公众在捐,核实也需要公众举报,那你们平台在做什么?中间商赚手续费?

  日前,钱江晚报记者采访到了一位在杭州的某知名筹款平台的志愿者杜勇(化名),跟访了他的一天。

  杜勇做志愿者已经两年多,他们每个志愿者都有定点医院,他平时主要在省儿保,还有另外两家省级医院。在志愿者们看来,需要重点关注的医院包括儿保、省肿瘤医院、浙一以及浙二。“浙一、浙二的志愿者最多,每天能去五六拨,有些病人都被问麻木了。”

  根据公司的要求,杜勇每天要先到医院分发平台的宣传资料。当天,他先到重症监护室等候区分发,分发并不理想,很多患者家属都拒绝了,理由是,“不需要筹款,我们有医保。”

  之后,杜勇带着资料到病房分发。“血液科可能性最大,得了这种病,最费钱。”血液病区、心脑血管病区、肿瘤病区,跑了这三个住院病区后,他将资料分发完。接下来,就是等待是否有人主动联系,“这里我前两天扫过,没啥需求。只能等等看。”

  这期间,杜勇不停接听电话、发微信,“有些之前联系过的外地病人,询问发起筹款,远程指导。”

  虽然,患者可以自己在平台上发起筹款,但杜勇表示通过志愿者发起的筹款,审核速度更快,只要几分钟。“我们有个工作群,把链接扔进去,很快就审好。”

  有时最大的麻烦,是如何说服病人接受筹款。因为很多人会觉得难为情。志愿者陈军曾在朋友圈分享一个案例:一位得肿瘤的大爷开始怕人瞧不起不肯筹款,后来想明白了,面子不值钱,向亲戚朋友借钱会被嫌弃,房子也卖不了几个钱。最后只能贷款治病,到那个时候,病治好了但欠一堆债。筹款,每人10到20元,也就是少抽一包烟而已。

  “我们不仅要活着,还要轻松活着。大家有困难,相互帮助,这是好事。”陈军这么总结。

  “如果家里穷,就重点说没钱;如果他病情很严重,就只描述疾病;如果他家里条件还可以,就不说家庭经济状况,回避开,可以煽情,说说亲情这些。这样即便有人举报,也可以再补充。你也不能说是说谎。”

  “一般来说,我们只帮那些家里真正困难的。但说实话,有些条件可以,可他主动提出有需要的,我们也会帮忙申请。没办法,有绩效考核压力。”按照规定,杜勇每周要发起三四个筹款,才算完成任务。

  聊天中,他主动谈起德云社的事情,“其实这种事太多了,只不过他是明星,所以被曝出来。”

  杜勇还讲了一件他认为更恶劣的事:一位知名企业的老总生病后,他的妻子也在一家筹款平台上发起筹款,短时间内就筹款二三十万,后来被员工非议,才停下来。“他家里有多处别墅,开的豪车,有医保、商保。他只是没有被曝出来而已。”

  杜勇觉得德云社一事中,这样有房有车的人不应该出来筹款,“纯粹是浪费社会资源。”

  “很多重大疾病是有医保的,而且比例不低,有的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但筹款时,很少有人会考虑到医保报销吧。多数人看的都是直接花费。包括我们审核也是这样。”

  杜勇说,有人会购买假病历发起筹款,还有人靠这个发财,“但这些是极端的,多数筹款人的心态是,先筹钱治病,然后不够用了,再卖房卖车。”

  平台审核不严,确实是个问题。以水滴筹和轻松筹为例,都有一个证明人环节,即以求助人的朋友、亲戚、同事、病友等身份来证明事情属实,这个证明只需提交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即可,也不会核实双方关系的真实性。钱江晚报记者在一个众筹互助的QQ群里看到,群友相互之间会要求做个证明。

  “其实,我们是审核很关键的一环,但又有考核压力,就像你又做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这样公正肯定有问题。”

  沉默片刻,他又补充说,“也有人是真的需要帮助的,像儿保这里,很多单亲妈妈,带着生白血病的孩子来治疗。如果是亲戚朋友转发的这种链接,还是可以捐的。”

  浙江在线家新闻支站开展走进浙江美丽乡村感受祖国时代之变大型主题报道,将通过蹲点调研和全...

  5月18日是第43个国际博物馆日。作为地区文化的宝库,近年来,各具特色的博物馆、纪念馆成为越来越多人节...

http://ccsagresso.com/fuwufaqizhe/26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